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奇迹话剧社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1918|回复: 4

【优昙花影】结局+感言

[复制链接]

31

主题

262

帖子

1071

积分

制片人

Rank: 13Rank: 13Rank: 13Rank: 13

UID
1
积分
1071
演技
127
金钱
2781
精华
0
注册时间
2018-3-5
发表于 2019-1-25 21:03:5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1l~
开挂请私聊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31

主题

262

帖子

1071

积分

制片人

Rank: 13Rank: 13Rank: 13Rank: 13

UID
1
积分
1071
演技
127
金钱
2781
精华
0
注册时间
2018-3-5
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1-25 21:05:48 | 显示全部楼层

月夜,无仙山上。
一名白袍青年于断崖边独饮,他身旁是一块木制墓碑,依稀可辩出其上写着“天水朱家朱绝尘”几字。白袍青年自己每自己喝几口,便要往墓前浇上一口,他的酒葫芦颇大,一时间也没见底。忽听不远处传来登登脚步声,不过几息的功夫便有一人奔至白袍青年面前。那人速度极快,站定后呼吸平稳,想来轻功内功均不是庸手。借着月光看清了,才知这是一个面上还透着些稚嫩的少年。却见那少年拔出腰中长剑,直指白袍青年,剑光划过,透出丝丝寒意。
“岳未晞,你可还记得我?”
“嗝……倒是有些眼熟,是谁家的孩子?哦,我想起来了,你是朱仁之子朱小善。嗯,你跟你爹长得很像。”
“五年前你于天水城郊杀我祖父,今日我便取你性命,以告慰祖父在天之灵。”
岳未晞瞥了他一眼,又自顾自饮酒。
“你父亲呢,他怎么不亲自来寻我?”
朱小善听此言后紧咬双唇、闭口不言。原来自朱谦死后,朱家声势大减,且每况愈下。不过三年,便有仇家联手杀入朱家庄。其父朱仁,三叔朱青云均已死于寻仇者之手。如若不是岳未晞,朱家又怎会落得今日之下场。
“废话少说,纳命来!”
朱小善话音未落便已动手,手中长剑舞起,直指要害而去。纵使是不懂武功的人观之,也知此乃极高明的剑术。岳未晞却未起身,只是轻轻抬手。朱小善只觉眼前有千手乱晃,待回过神来时,剑却已到了岳未晞的手中。岳未晞喝掉酒葫芦中的最后一口酒,随手将酒葫芦和朱小善的长剑扔下山崖。
“哈哈哈哈!我岳未晞十八岁练武,二十岁得剑神传承,二十三岁便已难寻敌手。到了今日,我若不想死,天下又有谁能杀我?”
岳未晞起身,将自己的佩剑扔给朱小善。
“你那把剑太钝,杀不了我。来!用我这把!”
这剑确是岳未晞成名后的随身宝剑,做不得假。可对岳未晞这莫名其妙的行为,朱小善却也摸不透。但他不愿放弃这绝好的机会,凝神之后,拔出宝剑,斜刺岳未晞。先前被岳未晞空手夺剑吃了一亏,这次朱小善留了个心眼。这起手的一着乃是虚招,若是岳未晞再度夺剑,则朱小善可剑锋一转,直刺其咽喉。
可让朱小善没想到的是,岳未晞竟不动也不躲,宝剑就这么直接刺入其胸中。朱小善着实吃了一惊,连忙撤剑,顿时鲜血涌出。岳未晞再站不稳,后倒在地上。他忍痛坐起来,平静地看着朱小善,说道:
“冤冤相报何时了,若我之死能换你心安,岳某甘愿一死。”
此时又有一人奔来,那人低喝一声‘滚开’,将朱小善拍倒在地,到了岳未晞面前。朱小善因方才之事慌了神,没有看清来人面容。看身姿背影,只知那人是一名红衣女子。
“你没事吧?我先给你运功止血!”
“我没事,这点小伤,还死不了。”
“是那混小子干的?我替你杀了他!”
“不要!与他无关。”
岳未晞不再与那红衣女子说话,扭头看向朱小善,笑道:
“小子,你若还想找我报仇,只管来,我不会还手。”
朱小善却不动,他站在原地思索了良久,终是摇了摇头,扔下手中宝剑,抱拳行一礼后便离去了。这断崖之旁,只剩下岳未晞与那红衣女子。红衣女子运功给岳未晞止过血后,死死抓住了他的手腕。
“这十年来,你从我这逃跑了八次,我便捉了你八次。而这一次,我不会再让你岳未晞从我身边逃走了!”
岳未晞摇头道:
“我不是岳未晞,岳未晞已经死了,我是……白颜禹。”
“我管你是岳未禹还是白颜晞,总之,你逃不掉了。”
岳未晞反手抓住了红衣女子的手,顺势将她搂入怀中,在她耳边柔声道:
“我再也不会从你身边逃跑了。”

[发帖际遇]: TY 遇到克里特公爵并背弃劫持,花费了 11 金钱赎金. 幸运榜 / 衰神榜
开挂请私聊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31

主题

262

帖子

1071

积分

制片人

Rank: 13Rank: 13Rank: 13Rank: 13

UID
1
积分
1071
演技
127
金钱
2781
精华
0
注册时间
2018-3-5
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1-25 21:06:24 | 显示全部楼层


客房中,白渊与梅檬厢在桌旁对坐,二人均不言不语,气氛颇为凝重。沉默了盏茶时分,白渊终于开口了。
“厢儿,这次的对象可是极不满意?为何饭还没吃完便偷偷溜了?”
“他武功倒是不错,可长相也忒差了些,声音难听不说,吃饭还吧唧嘴。师傅,您就让厢儿和这样的男人过一辈子?”
白渊干咳了两声,忙点头道:
“是是是,这个你不喜欢那便苏安乐,师傅还有许多青年才俊没给你介绍。神剑山庄的林风、惊龙山的穆紫宇、栖凤阁的独孤苟盛,为师这的货还多得很,咱们慢慢挑慢慢选,总能选到合适的。”
“不要不要,人家年纪还小呢。”
“你都快三十了!难道真要等到年老色衰没人要了,才着急吗?明天咱们去见万家二公子,你就在客房中呆着,哪也不许去!”
说罢,白渊便气呼呼地摔门而出。梅檬厢年纪愈长,玩性反而越重,白渊不让她怎样,她就偏要跟白渊对着干。这不,白渊脚步声还未停时,梅檬厢便已翻窗而出,跑的远远的了。
梅檬厢在城中吃吃喝喝逛逛,乐得自在。忽听不远处热闹非凡,便循着声过去。到了人群聚集之处,才知是有人设下了比武招亲的擂台。那台上的女子看着年纪稍大,但却美甚。梅檬厢一看,也乐了,原来台上的女子也是个熟人——栖凤阁白颜舜。梅檬厢听身边观众谈起缘由,倒也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。
原来栖凤阁的白颜舜与陆逸尘为师兄妹,本是青梅竹马,两情相悦,倒也算是天造地设的一对。白颜舜说家仇未报,不能与陆逸尘成亲,陆逸尘便许下诺言,要提了其仇家的首级向白颜舜求亲。陆逸尘自此没日没夜苦练武功,可白颜舜的仇家武功极高,陆逸尘闭关修炼几年后,依旧没把握拿下他。五年前,江湖中出了一个名叫岳未晞的绝世奇才,不过二十出头的年纪,便斩了白颜舜的仇人,名震天下。后有心人查之,才知那岳未晞亦是天水白家之后,名叫白颜禹。这本是好事,既家仇已报,白陆二人自当喜结良缘。可陆逸尘却是个要面子的,自觉未兑现承诺,无颜向白颜舜求亲。这一逃避,便是五年。这五年来,陆逸尘全然不见了踪影,不知生死。白颜舜一气之下便摆下了比武招亲的擂台,放言若有人可在擂台上击败她,则不论该人是丑是美、是人是鬼,皆随了他,纵然是做妾亦无不可。此事一出,便有众多好事者前来打擂,渴望抱得美人归。可栖凤阁的弟子又不是草包,哪是那么容易战胜的。这擂台摆下后,没有人能够在这白女侠手下走的过百招,故这擂台便已在此摆了七日未撤。
了解完事情的原委后再看台上,原先台上的壮汉却已是被白颜舜击倒在地。眼见此等壮汉都拿不下白颜舜,台下倒没什么人再敢上来挑战。场子刚有些冷下来,便有一男子登台。台下众人见此男子身形单薄,都不禁摇了摇头。只有梅檬厢知道,有好戏看了。
那男子刚一登台,白颜舜的眼神瞬间变得有些复杂,但很快就转变为凌厉。只听那男子大喊道:
“栖凤阁陆逸尘,奉师门之命,前来打擂!”
此话一出,四座皆惊,台下观众议论纷纷。白颜舜却无动于衷,只是淡淡地道了句:
“出手吧。”
白颜舜舞了个剑花,刚要攻向对方之时,对方却忽然跪倒在地。这着实让白颜舜吃了一惊,亦让台下观众吃了一惊。只见那男子将腰中长剑双手捧起,大声道:
“此剑乃陆某五年来走遍天下寻访珍惜矿石材料,又请铸剑大师废剑居士亲自动手,经七七四十九天锻造铸成的绝世宝剑。陆某斗胆以此剑为聘礼,向白小姐提亲,若陆某未来有半点亏待了白小姐,白小姐当以此剑取陆某的人头!”
白颜舜听此言,先是一楞,而后便大哭起来。手中的长剑也再拿不住,掉在了地上。这时陆逸尘赶忙起身将白颜舜搂入怀中,台下观众也都是好事的,叫好声、祝福声纷纷涌来,热闹至极。
梅檬厢见二人终于修得正果,自己的心情也好了不少。忽见远处有一身形极为眼熟,原来是白渊又来抓她回去了。梅檬厢暗道一声不好,仓惶离去。
[发帖际遇]: TY 和凯一起执行任务,结果还没出发就被票死了,损失 1 积分. 幸运榜 / 衰神榜
开挂请私聊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31

主题

262

帖子

1071

积分

制片人

Rank: 13Rank: 13Rank: 13Rank: 13

UID
1
积分
1071
演技
127
金钱
2781
精华
0
注册时间
2018-3-5
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1-25 21:07:10 | 显示全部楼层

宁震灿与唐壬二人坐在古塔的最高层,二人一边喘着粗气,一边运功调息。这二人此时的境况看起来很糟糕,浑身上下都是血迹与尘土,好在脸上没有见花,就算走也能走的体面些。这座古塔被一堆人给围住,这二人若想从此处突围,简直难于登天。
“都怪你非要看人家铁剑门的镇派之宝,玩完了还不给人家还回去,这不找削么。你看你看,遭报应了吧。”
“怪我?还不都怪你把人家少门主给打死了,不然那群人能不要命一样地追咱们吗?”
“要不是你先挑衅人家?我会动手?”
“……”
二人争了一会便不再言语了,在此境况之下,追究到底是谁的错已经没有意义了。唐壬突然又开口了:
“那啥,我师门秘法还能用一次,我就先去死了,咱们有缘再见啊!”
“???”
正当宁震灿准备起身帮唐壬上西天的时候,二人听到塔外传来一声又一声的惨叫。二人想下去查看,却又因内伤而移动不得。只听塔外惨叫声越来越多,随后便传来了上楼声。那上楼的声音极大,每上一级便会传来一声巨响,好似惊雷一般。那脚步声越来越近,宁唐二人已然做好了殊死一搏的准备。
“你们果然在这里,我抓住你们啦,我赢了!”
映入二人眼帘的,是一个全身肌肉尤其是胸肌极为发达的巨人。
“恩娜,你怎么会在这?”
“是那个什么糕小哥告诉我,你们在玩抓鬼的游戏,只要我抓到你们俩,我就算赢啦!”
宁唐二人对视一眼,知是得人相助,总算是性命无忧。
“那那个陀糕兄弟,现在在哪?”唐壬问道。
“他啊……好像在……”
与此同时,九泉镇中。
“师弟,我终于找到你了,跟我回去吧。”
陀糕见了步浮晖找到了自己,转身就跑。
“师兄你来抓我啊,抓到我,我就跟你回去!”
步浮晖摇摇头,运功准备追上去。谁知还没动身,却见陀糕在不远处晕倒过去。
“师弟!师弟!”
陀糕再醒来时,已经是三天之后了。这三天来,陀糕的脸色一天比一天差;步浮晖的心情,也一天比一天沉重。而后,他们又在这九泉镇中待了十数天。起初陀糕还能自己起身出去散步,到了后几天,甚至连吃饭的力气都没了,只能由步浮晖喂他喝些汤汤水水。陀糕一天有大半的时间都在同步浮晖聊天,再往后几天,却是连话都不想再说了。而陀糕唯一能做的事,就是透过窗户,看那白云聚了又散,散了又聚。而步浮晖也哪里都不去,只守在他的身旁,陪他一起看。
忽有一天,陀糕突然问道:
“师兄,我今年有几岁了?”
“算来也已经三十八了。”
“三十八吗……神医算的可真不准,还要差上两年呢。”
步浮晖本想说些什么话让陀糕别再想这些,可他却看到了陀糕正朝着他笑。他苍白的脸上,挤出了比哭还难看的笑容,但却透着释然与解脱。
“师哥,我想回家。”
步浮晖愣住了,他本想拒绝,让陀糕安心在此养病。但看到陀糕的笑容,却不知为何再起不了拒绝的念头。于是,步浮晖也笑了。
“好,师兄带你回家。”
第二天一早,步浮晖便背着陀糕上路了。这一路上陀糕好像有说不完的话,他一直在步浮晖的耳边低语着,而步浮晖也时不时回应着他。
“师哥,你说我姐她这些年过的好吗?”
“嗯,颜筝她一直都很强势,想来在天上也不会受人欺负。”
“师哥,我又想起咱们小的时候一起在惊龙山上玩耍的那些日子了,那时候可真好啊……”
“嗯。我也是。”
“师哥,我也想师傅了,不知道他老人家最近怎么样。好些日子没见我,一定都没处撒气了吧。”
“嗯,师傅他老人家身子骨还硬朗着呢。”
“师哥,我连知会一声都没有就走了。我连夜就跑了,她连我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道……”
“嗯,你也是为了不让她伤心。”
“师哥,你定要帮我把我手中的花笺交给微雨……”
“嗯。”
“师哥……”
“嗯。”
“我要走了……”
“…………嗯。”
陀糕只觉得自己愈发地使不上力气,竟再抓不住那张花笺。陀糕不想放手,可身子却不听他的话,紧握着的手越来越松,越来越松。直至那张花笺,从手中滑落。

青丝微乱泪已凉,
笑颜渐近心却慌。
月中倩影自难忘,
三生石下哭断肠。

“师哥,我想回家。”

“嗯,师哥带你……回家。”

开挂请私聊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31

主题

262

帖子

1071

积分

制片人

Rank: 13Rank: 13Rank: 13Rank: 13

UID
1
积分
1071
演技
127
金钱
2781
精华
0
注册时间
2018-3-5
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1-25 21:07:42 | 显示全部楼层
感言:

哇真的好累,刚生下难产的结局,感言就少说一点吧。
先是故事方面,优昙花影是一个关于救赎和被救赎,放过和被放过的故事。主线剧情很简单,人物关系应该不算太复杂?基本结局有四个,我在群里基本都说过了。
至于演绎方面就不多评价啦,大家都很棒~
只得一提的是,我之所以会任性地开一场关于武侠的剧,还是因为18年金老爷子的去世。金老爷子对我的影响很大,他的书贯穿了我整个青春期。所以我决定开这么一场,算是对他老人家的告别。感谢各位包容我的任性!为了表达我的歉意,年后有可能会开个无脑小短剧!当然,只是有可能,毕竟我很懒。
最后,爱你们哦~


TY

2019.1.25



[发帖际遇]: TY 被巴朗·萨林德借走 1 金钱. 幸运榜 / 衰神榜
开挂请私聊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奇迹话剧社

GMT+8, 2019-8-21 09:28 , Processed in 0.252268 second(s), 23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